第二十一章:缘由

苏晓查看「连锁任务·暗月仪式」的更详细列表,随着列表打开,大量已完成的任务分支出现,查看这几十个分支后,他逐步了解情况。

这的确是个大型连锁任务,是一个死亡乐园的大规模冒险团,从三阶时就开始执行,那是在一个半崩灭,充斥血烟的三阶任务世界内,接收到的任务。

那个三阶世界之所以如此,是有半颗古老飞龙的龙心,陨落到那个世界内,高阶力量陨落式进入低阶世界,必定引发灾难性结果。

之后这个死亡乐园的大规模冒险团,从三阶开始陆续完成这个任务,这连锁任务所对应的世界,基本都是太阳与古龙阵营血战时,意外传送或陨落到中低世界内的器物、部份肢体等,所衍生出的任务内容。

到了七阶后,这个任务开始指向类似与「伪太阳圣地·奇利亚德」那种世界区域,可惜的是,这个冒险团开始扛不住,最终团灭,一名轮回乐园的独狼,获得了这个冒险团所遗留的任务关键物品。

更确切的说,这个冒险团就是因为遇到这独狼,才被团灭的,这独狼战力可想而知,他最终将这任务推进到九阶,并且触发了「连锁任务」最重要的一次抉择,这决择没有太多提示,内容如下。

暗月、烈阳、古老飞龙。

从现在的角度来看,选择暗月,也就是当前的任务进展情况,选择烈阳,则是去黄昏城完成该任务的最终环节,至于古老飞龙,这任务的最终环节就不再本世界了,得去「古龙国度·埃伯亚思」。

这独狼成功将该任务推进到九阶中后期,死在五名死亡游侠手中,这五人的战力相当狠,是李生五兄弟,加之这五人是正大光明战胜的这轮回乐园独狼,这疯子独狼输的心服口服,就把连锁任务,告知了五兄弟,并把任务关键物品抛了出去。

五兄弟并没说放这独狼走一类的话,他们与很多疯子独狼交手过,知道都到了这一步,饶对方一命属于侮辱人了,轮回疯子的观念他们不是特别懂,但五兄弟再度联手激活最强能开,将这独狼轰杀。

能把这独狼格杀,五兄弟的实力毋庸置疑,他们一直把这任务推进到绝强程度,直至进入烈阳星,这五兄弟在北大陆身死,到了这个阶段,该任务的核心任务物品已有了死亡后必定掉落的特性,之后被一名天启乐园的绝强级战斗天使所得。

经几次倒手,这核心任务物品被一个天启乐园的中型冒险团获得,这个冒险团的门槛很惊人,只有达到绝强级,才有资格加入,虽说成员不多,实力却毋庸置疑,也就是在天启乐园,在其他乐园阵营,这类冒险团很难招募到成员。这冒险团的团长发现了「暗月任务」隐藏的巨大利益,

也确定,一旦完成这任务,就是一飞冲天的机遇,其他成员也知道此事,所以在签订了一份团队契约,事先敲定收益的分配后,所有人开始全力以赴的攻略这任务。

这个过程漫长又凶险,期间发生了什么,已无人知晓,但在执行这任务最后一环时,只剩那名冒险团团长一人,苏晓之所以确定这点,是因为他在无光区深处发现的那具骸骨食指上,戴着一名天启乐园阵营·冒险团团长指环。

姑且称这冒险团团长为指环团长,指环团长的实力一定挺强,外加人格魅力十足,可对方身死在无光区的情况,有一点明显说不通。

第一点是,这是个收益极其丰厚的连锁任务没错,但对于这个冒险团而言,并不值得以必死的风险去拼,如此推测,这个冒险团探索这任务期间,直到进入本世界「无光区」前,并没有成员死伤,或者说是只有很少量成员,因这任务而死,但在可承受范畴内。

这冒险团剩余的所有成员都进入无光区后,他们团灭在这,真正让苏晓不解的点就在这,任务最终环节上明确的标注,将此「月陨核心」安置在无光区·西侧最深处的启动装置上,从而激活「暗月仪式」。

可苏晓深入无光区后,并非是在深入西侧后,发现的指环团长遗骸,他进入无光区前,随手抛给引路那名小队长一袋灵魂钱币,这没让他失望,对方告诉他,最近无光区西侧方向特别危险,苏晓虽一向敢于冒险与挑战强敌,但他也有听人劝吃饱饭的习惯,所以就向东侧深入。

明明应该去无光区最西侧的指环团长,却死在了无光区的最东侧,而且死前身边一名队友都没有。

苏晓看了眼任务奖励,这【深渊宝箱(★★★★★)】,越看越像大爹级原罪物……

虽说开这深渊宝箱的风险不低,可一旦开出什么珍宝,那就发财了,这可是最高阶位的深渊宝箱,里面的任何宝物,在平常都可遇而不可求。

苏晓坐在堆起很高的麦草垛上,微风徐徐间,他的目光出神,这次无意间激活「连锁任务·暗月仪式」,并且还是直接触发到最后一环任务,让他特别不适应,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他是真的没经历过,从一阶到绝强,这是头一次。

难不成,是通过「猎杀者」称号的效果,捏碎野兽神灵被中毒污染的神魂,让他的灭法运势上限提升,这真的让他转运了

沉吟几秒,苏晓打开世界联络平台,在联络列表内找到白金使徒的名字,联络对方,这一幕,看起来很让人迷茫,可如果理解透了,会感觉很合理。

不要忘记,苏晓队、神父队、黑魔队这三队,正在进行王之试炼,三队各要战胜四位强敌,总计夺回12颗「太阳源石」,这才能让王之试炼进行到最后一步。

苏晓队之前对付的野兽神灵是什么强度,已无需多言,眼下神父队、黑魔队,各自对付了渴血野兽与巨树王,现在三队同时在期盼一件事,就是其他两队千万别出事,要死等这次王之试炼结束,就和他们没半点关系。

核心问题是,倘若三人中,任何一队团灭,那这队要对付的强敌,会分摊到其他两队上。

这样一分析,苏晓联络白金使徒就不难理解,运势、命运方面,本世界内一定是白金使徒最强,至于团长和白金使徒的恩怨,苏晓和团长交情莫逆没错,但在乐园阵营,仇人是默认不共享的。

就比如苏晓与奥术永恒星有仇,团长那边就算和奥术永恒星有所合作,苏晓也不会心生芥蒂,在双方阵营有冲突的情况下,暂时的合作,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眼下苏晓与白金使徒,就属于这种互相防备+利用的短暂合作。

势力间的交锋,并非小孩子打架,哪一伙都分的明明白白,远的不说,就说之前苏晓在风海大陆,他麾下的军团,把海族捶的满脑袋大包,他在海族的声望都达到「极限死仇」了,眼下海王与海族高层们,还不是该和他合作,依然会合作。

苏晓以文字形式联络白金使徒不久,对方就回复两个字,坐标,见此,他将现今所在的坐标发给对方,这里是黄昏城·外城区,暴露这坐标没风险。

大概十几分钟后,一道身影从远处跑来,此人如同野兽般四足奔跑,到了近处扑倒在地,并且立刻气息全无的骤死,细密的金色光粒在尸体上飘散出,在苏晓前方几米处构成一道圆环,随着圆环展开,里面映出昏暗的环境,一道不知是男女老少的身影,站在黑暗中。

“找我有事”

白金使徒开口,他的声音有种渐变感,从男声转化为女声,之后又渐变为男声,并且声音从少年逐渐老年化,随后又逐步转变成少年的音色。

苏晓将自己这次的情况,大致与白金使徒说明,当然,他只提及了连锁任务,更具体的,例如无光区、暗月仪式等,一概没提及。

“换做是其他人,接到这种进行都最后一环的连锁任务,还可以用运气解释,白夜你嘛,恕我直言,我不认为你有着运气。“

白金使徒语气中有几分笑意,虽没明着嘲笑说“你那幸运属性÷10,再减去基础命定概念的负幸运,还能遇到这好事,,但也相对委婉的表示了,就你丫的倒霉程度,遇到这事肯定有问题。

“……“

苏晓没说话,见此,白金使徒说了句稍等,对面直径三米宽的圆环内化为一片黑暗。

半个多小时后,圆环内的黑暗慢慢稀薄,依然是黑影模样的白金使徒说道∶

“有人用很隐晦的方式暂时增强了你的运势,看情况,应该是通过情报渠道知道你要进入某个险地,用大代价临时增强了你的时运,才让你捡了这大便宜。“

白金使徒说到这,停顿了几秒后,继续说道“至于另一方的位置,那边做的很隐晦,运势增益仪式是在南大陆东侧的一座孤岛上进行,但这件事的根源在黄昏城。”

白金使徒没在提供更具体的情报,互相利用的情况下,提供情报要适可而止,苏晓这边遇到大麻烦,不是神父队想

看到的,可如果苏晓这边太顺,神父队也会头疼。

“交易要等价,所以,你的报酬呢”

听闻白金使徒这话,苏晓抛出张手绘画片,这是根据苏晓描述,月使徒画的,相当有水平。

上面的内容是,在无光区东侧的深处,一处太阳祭坛位于此地,一道身高五米以上,生有稀疏、灼热毛发的类人形野兽,正仰躺在这太阳祭坛上,它胸膛中心贯穿着一把金色长枪,长枪深深没入下方的祭坛,看起来,这类人形野兽很像是从上空,被一枪钉在上面。

神父队所需对付的四位强敌,分别是巨树王、不死苦修者、暗月大王子、狂乱的太阳野兽,眼下已战胜巨树王,而不死苦修者位于诸神教·大本营「圣心城」西南侧的骸骨大礼堂内。

暗月大王子在哪暂时未知,狂乱的太阳野兽同样如此,此时苏晓提供的,是狂乱太阳野兽的位置,这强敌在无光区东侧深处。

这场交易双方都很满意,但这不妨碍后续见面你死我活的局面。

苏晓当然不会全信白金使徒提供的情报,但对方不至于低级到提供彻头彻尾的假情报,那么这情报的核心,「增益他时运之人在黄昏城」这点,可信度在90%以上。

有了这思路,后续就简单,放眼整个黄昏城,有资格与资源提升苏晓时运的,一共就两个阵营,烈阳君王·艾什洛特麾下的君主阵营,以及老怪物手下的大书库阵营。

倘若是君主阵营做这件事,老贵族·奥古斯必定会提前与苏晓打招呼,双方现在是合作阶段,这种事,完全可以当做筹码的,没必要如此鬼祟,如此说来,暗中增益他时运的,是大书库那老怪物。

放眼整个烈阳星,最有权势与实力的,其实就两人,烈阳君王·艾什洛特,大书库拥有者·老怪物,那或许是个从第一纪元,活到现在的老怪物。

相比这两位,灵魂学院、诸神教这些,都要靠边站些了

暂猜不透老怪物的目的,好在有了心理准备,后续应对起来肯定是不一样的效果,苏晓看了时间,一切都准备妥善,是时候直面第二位强敌,高塔骑士长。

广袤的麦地上,苏晓盘坐在麦草垛上冥想,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黑夜悄然降临,有时一晚的暗夜降临,好在黄昏城有超巨型结界,将整座王城保护在其中。

次日的初阳升起时,一道身影飘飞而来,自然之女·艾露克露的习惯和圣女座一样,能飘飞的情况下,一步都不会走,今天艾露克露的秀发为淡金色,代表她的心情不错。

“其他两人呢”

自然之女·艾露克露始终警惕苏晓三人,眼下不见罪亚斯与伍德的踪迹,心中难免有几分不踏实。

“他们临时有急事。“

“就凭我们两个去对付高塔骑士长“

自然之女·艾露克露纤眉微皱。“你怕了”

结束冥想的苏晓睁开双眼。

“好粗糙的激将法。”“……“

苏晓沉默,继续冥想,时间就这样一点点流逝,双方都沉默了一小时后,自然之女·艾露克露转身就要走。

这等强力输出,外加可进行背刺的移动宝箱,怎么可能让其就这样走掉,苏晓从容的退出冥想,展开右手,一枚暗紫色圆环出现在他手中。

“白夜,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奥术永恒星的富有程度,你难道想用秘宝诱惑绝强施法者“

“这是暗月星环。“

听到苏晓此言,艾露克露神情不变,心中已是惊涛骇浪,她这次来烈阳星的核心目的,就是为了这枚「暗月星环」

虚空·绿茵大湿地那个无法关闭的深渊通道越发不稳定,「暗月星环」即使不能将其关闭,也有不低的概率让其缩小,小型深渊通道的危害,和中大型深渊通道不是一个概念。

“别装淡定了,我们知道你这次来,是找这星环的。”

苏晓肩膀上的巴哈开口,这还不算完,它继续补刀“这次魂大人·犹温·格巫不可能进入烈阳星了,想必你也知道,你现在是最后的希望,别认为我在危言耸听,这次进入烈阳星

的阵营,已经不是神仙打架的问题,连违规者·豪祷那种怪物都来了,加上黄昏城的王血越发衰落,搞不好,这从第一纪元就存在的世界要崩灭。”

巴哈的这番话,让艾露克露的面色不怎么好看,被识破她并不太意外,毕竟这次是和老阴哔组队,这不是露破绽一类的问题,而是她没在当初退出小队的行为,就可能被对方当做线索,进行一系列的推断。

“你们不可能得到暗月星环。”

“哦原来你这次来,真的是为了这枚指环。”

苏晓抛动手中的‘暗月星环,,听闻此言,艾露克露气得眼前一黑。

正所谓,越是简单朴素的忽悠手法,越是能起到奇效,就比如这次,苏晓原本是有七成把握,艾露克露是来找暗月星环,现在对方亲口承认了。

“少拿假货来糊弄我。”

“哦,原来另一枚暗月星环在高塔。”

苏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听到他这话,艾露克露气的眼前都一黑,她平稳呼吸后,干脆一言不发了。

“高塔那枚暗月星环,应该已经失效,那边的保存条件太差。”

*....

艾露克露不再说话,只是盯着苏晓。“你在怀疑,我这枚暗月星环是假的“

“对。“

艾露克露有点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一个字。

“你说说看,银.月狼起源自哪里”

“光暗界。”

艾露克露开始尽量缩短语句,苏晓肩膀上的巴哈接话道

“答对了,就是光暗界,但答对了也没奖励,光暗界其实就是封临超脱前的本世界,银.月狼起源于暗月阵营,而你渴求的暗月星环,是暗月阵营的得意之作,这世界有很多小型深渊通道,暗月阵营当然希望把所在世界的深渊通道都关闭,所以他们举全族之力,开发出了暗月星环这等不可思议的奇迹之物。”

巴哈越说,语气越发欠揍,它更明确的说道“灭法者和银.月狼是什么关系,作为施法者的你,不会不知道,银.月狼和暗月阵营是什么关系,你当然也清楚,我老大作为银.月狼们的血誓盟友,在进入本世界后,弄到一枚暗月星环,很值得意外吗”

“呵~,没有暗月女王的准许,就算你们是银.月狼的血誓盟友,也不……”

“你在说什么啊,施法者。”

巴哈的神情似笑非笑,随后,苏晓脖颈上的【血月女王】项坠就透出微光,似有一轮暗月在后方作为背景出现,暗月下,还有百米高,身着盛装的女王雕塑,仿佛就屹立在曾经的暗月主城中心。

“你刚才好像说了什么女王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巴哈在搞心态方面是强项,艾露克露干脆就沉默不语。“不如这样,我们签个契约……“

巴哈话刚说到这,艾露克露就语气坚定的打断道“不可能。”

“不签契约也行,这样吧,你和我们一起去对付高塔骑士长,赢了的话,这枚暗月星环就归你所有,据我们所知,奥术永恒星的绝强者,其实要比其他势力预估的要更多,毕竟拥有一棵那么高大的黑枫树。

想必,你们资源竞争的很激烈,你这等战力的绝强,晋升至强的概率很高,问题是,你们施法者体系,是最高梯阶力量体系之一,奥术永恒星的四个派系中,现阶段不止你一人有资质晋升至强吧,那资源方面的分配……”

那一只蚊子提醒你,收藏,查看《轮回乐园》最新的章节内容。

巴哈越笑表情越贱,他继续说道“归根结底,我们是和法师贤者·瑟菲莉娅所代表的奥法派系有私人恩怨,和你们元素派系,只是阵营敌对,导致的关系敌对,外加烈阳星只有你一名施法者,你不说,我们不说,谁知道我们合作过就算知道了,你也是为了暗月星环,和我们互相利用式的合作而已,你难道不想当奥术永恒星的本局mvp吗”

艾露克露当然不会被巴哈忽悠了,可巴哈这番话说的,其实也不无道理,奥术永恒星内的竞争,比外人想象的更激烈,吞噬自然元素的力量体系,哪有人不是天才。

艾露克露权衡了片刻的利弊,最终,选择同意这笔交易,和苏晓一同去对付高塔骑士长,作为报酬,自然是苏晓所

拥有的暗月星环。

试问,苏晓哪来的暗月星环别忘记,他可是顶尖炼金师,外加还掌握着高级深渊学,以及很强的封印学,这三种高阶知识结合,让他根据「血月女王」项坠的艺术风格,以及暗月阵营很常用的暗紫色基调,自制了一枚暗月星环。

这玩意是第一纪元的超稀有产物,艾露克露能知道有这东西,以及知晓其具体作用,就非常了不起了,而想亲眼见过,苏晓赌的就是她不知晓暗月星环的具体模样。

眼下苏晓手中这玩意是不是暗月星环,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是艾露克露感觉,这应该是暗月星环,就足够了,外加苏晓以三种高阶知识作为底蕴,制造出的暗月星环,真的有几分以假乱真,至于这东西有没有效果嘛,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以及在后续,苏晓真的打算,让这施法者把真正的暗月星环,带到虚空,原因是,倘若在近期内,虚空内遭到大面积的深渊侵袭,对苏晓而言并没好处,虚空是星界的最上方,一旦虚空遭到大面积的深渊侵袭,六大乐园阵营有不低的概率,会发布大量的深渊任务,到那时,事态反而对苏晓很不利。

苏晓现在需要的是时间,能在后续晋升至强,以及在至强层级战力突飞猛进的变强时间。

关于如何让艾露克露把真的暗月星环带回虚空,这很简单,后续先让对方协助,帮忙对付高塔骑士长,等战胜高塔骑士长,以苏晓与其他两名“好队友”间练就的娴熟获胜后立即背刺,他有九成以上把握,夺到战胜高塔骑士长后,对方所

拥有的真正暗月星环。

惨遭背刺的艾露克露,当然不会善罢甘休,问题是,真正的暗月星环已经在苏晓手中,如此一来,后续还可以用真正的暗月星环,诚意满满的邀请艾露克露一起去对付「暗月噩梦」中那第三位强敌。

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