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时间与高塔

黄昏城,大书库,地下五层。

各类管道与线缆在此分布、盘结,就像一个巨大身体内的血管、神经等,这些管道与线缆在中心处的铁黑色金属台上汇聚,有种钢铁血肉温床风格。

这温床上正躺着一道气息虚弱的身影,他的面相很奇怪,看起来30多岁的气息,却展现出特别衰老的模样,用普通人的体征判断,说他七八十岁都有人信。

几名书库的太阳学者围在周边,他们正以各种方式给此人续命,也幸好这里是太阳阵营的大书库,本世界的其他任何势力,都不可能给此人多续命哪怕半秒。

此刻围在他身边的四名太阳学者,是传承了太阳神族大量治疗系「太阳奇迹」的学者,就单论续命这方面,这四人的阵营能在整个虚空万界排到前三.

此人名叫阿什维斯,更多人称他命定之手·阿什维斯,阿什维斯来自群星界,这是万界内几个仅弱于超脱之界的大世界,外加出身大家族,阿什维斯在命运系方面的天赋没被埋没。

和家族中的其他天才不同,阿什维斯从小就懂得一点,枪打出头鸟,所以他从未主动崭露头角,而是暗中帮家族占

卜时运,预知危机等,久而久之,就算是作为他太爷爷辈的族长,也把他从家族未来人才,看作是家族当前不可或缺的主力成员。

在没有好处的情况下,阿什维斯从不展露本领,就算有好处,也得和当事人说好,一切低调行事,事实证明,这决策是对的,阿什维斯直到实力提升到九阶层级,他都没遇到过太致命的风险。

阿什维斯不是温室中的花朵,这家伙是天生的稳如老狗,就算有一天真的有巨大磨难,他也肯定是内心坚韧又谨慎,只不过,行事低调并不意味着他没野心,从提升到九阶巅峰,他就开始窥探命运女神的神位。

禀承着稳如老狗的风格,阿什维斯晋升到了绝强,之后是漫长又稳扎稳打的累积过程,直至作为命运系的阿什维斯实力达到绝强巅峰,这其实很少见,一般命运系达到绝强中下游就已经很了不起,后续就不提升自身实力,而是专精于命运系主能力的发展。

阿什维斯的观点不同,在他看来,倘若自身不够强大,那在命运系主能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必定反噬自身,这也是为何,历来那些洞悉命运者都没有善终,想要窥探命运,必要有承受命运之重的资格。

有个问题是,想要晋升至强需要海量资源,哪怕是以最低门槛,晋升为上限最低的至强者,所需的资源量依然不是阿什维斯能承受的。

对于来自家族的帮助,阿什维斯不准备让自己的家族再壮大,他窥探过自己家族的运势,极限程度也就是如此,一

旦强行冲破这极限,他的家族的确会更强大,但用不了几年就将迎来灭顶之灾。

想要让一名绝强者晋升到至强者,其资源消耗量,就算以奥术永恒星的富有,也得斟酌下,到底哪名绝强施法者,更有资格晋升至强,当然,奥术永恒星这边的晋升,是以高规格潜力晋升至强,资源需求量,是阿什维斯这种低规格晋升至强的百倍。

无奈之下,阿什维斯只能自己慢慢积攒,他原本想继续稳如老狗,可在某天,他占卜自己的未来时,忽然发现这次的占卜结果是一片黑暗,这把他惊的不轻,随后,他承受巨大风险,稍稍窥探虚空万界不久后的将来,依然是……一片黑暗。

这让阿什维斯确信,虚空万界将有大事要发生,他必须在这之前晋升到至强,唯有如此,才能在这场未知灾祸中,占据足够的生机。

这样一来,他稳如老狗的风格就要稍加变更,以往那些风险高的委托,也要试着去接受,直到他通过猎人公会这渠道,接到来自烈阳星·黄昏城大书库的一个委托。

刚开始阿什维斯的内心是拒绝的,怎奈大书库给的实在太多,来到烈阳星的黄昏城后,阿什维斯依然有几分犹豫,但看到那一枚枚诅咒银币后,他的想法是,不就是传说中的「灭法运势」吗,这都第三纪元了,一名灭法者的运势而已,应该早就不如第二纪元那些先代灭法者的运势强。

就这样,阿什维斯布置好了时运增幅仪式,当他站在命运术式中心处,启动这术式时,他发现情况不对,以往加成

运势,是他主动将世界之力转变为「命运气息」,加持在目标身上。

可这次,阿什维斯感到周边的世界之力蜂拥而来,他从原本的操控者,被迫成为一个「世界之力→命运气息」的转换器,更可怕的是,这转换需消耗他的运势能量,可仪式开始没一会,他的运势能量就消耗一空,改为强行消耗他的本源生命力。

此刻,阿什维斯衰弱的躺在温床上,他颤巍巍的抬起右手,已忘记这是第多少次尝试中断仪式,可下一秒,他的手啪的一下被弹开。

见此,一名太阳学者将阿什维斯垂下的右臂,重新放在温床上,还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在安慰阿什维斯,有他们几个在,阿什维斯肯定死不了。

「我要见那……灭法者。」

阿什维斯颤巍巍的开口,一名蓄着须辫的太阳学者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孩子,我们很难满足你这要求。」

「为…什么。」阿什维斯瞪大眼睛。

「其实我们和那灭法者正处于敌对。「「「

阿什维斯差点就垂死病中惊坐起,他很想怒吼一声‘你们有病吗,帮敌人增益运势,还是高价雇人增强对方的运势

6

见阿什维斯的情绪波动比较大,老年太阳学者安慰道「要是不出意外,那名灭法者应该已经到达古老高塔,等他战胜高塔骑士长,他一定会回黄昏城休整,到时我们可以和他见面。」

「所以」

「所以你再坚持几天。」「几…几天「

阿什维斯气的嘴唇都在颤抖,他能苟到今天的实力,自然不是那种特别怕死的人,可眼下这死法太憋屈。

阿什维斯闭上双眼,同时心中发誓,今后能离那灭法者多远,就离多远,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有时事与愿违。

……

圣心城,西南侧的骸骨大礼堂内。

黑色触须逐渐消融在空气中,神父、白金使徒、深渊大主教三人或站或坐,刚经历一场死战的骸骨大礼堂内一片狼藉,显然,神父队战胜了他们的第二位强敌,不死苦修者。

「神父,你和白夜的计划,谈的怎么样了「

深渊大主教打破沉默,他所说的计划,赫然就是神父暗中联络苏晓,要与苏晓合谋灭杀深渊大主教的计划。

「还算顺利。」

神父毫无被道破计划的惊悸,反而平静到如同闲聊般。

实际上,神父在去找苏晓合作前,就先与深渊大主教说

过,要联合苏晓背刺他。

这样一来,无论怎么看都是神父在设饵,以背刺深渊大主教为由,准备算计苏晓。

可如果真这样认为,那只是在第二层而已,神父清楚的知道,想要在不惊动深渊大主教的情况下,秘密联合苏晓绝无可能,深渊大主教的黑暗系能力无孔不入。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打明牌,深渊大主教的黑暗系能力无孔不入那好,就在对方的能力监视下,正大光明的联合苏晓,以至于正大光明到深渊大主教难以起疑的程度。

白金使徒全程目睹这些,不过他什么都不想说,因为他的计划,只有在深渊大主教挨了背刺后,才可能有机会实施

说来奇妙,就这样三个人加起来好几千个心眼子的老阴哔队,对付起强敌来,效率竟然很高。

……

古老高塔,最顶层,破败的房间内。叮~

苏晓弹飞一枚灵魂钱币,单手抓住,他故意不感知这灵魂钱币的飞行轨迹,以及正反面情况,只是在心中猜测正面朝上。

展开手掌后,嗯,反面朝上。

苏晓又一次抛起灵魂钱币,然后又猜错,这让他对自身的运势有了一定了解,来自那未知命运系的加成,刚开始效

果明显,可随着时间推移,这加成变得时有时无。

从晶体座椅上起身,苏晓来到房门前,推开门后,到了这层建筑的中枢区域,这里中心处是升降梯的井口,因年月久远,升降梯井口周边的圆柱形护栏都已腐朽,向下看去,里面堵满暗紫色物质。

整个顶层区域,有超过95%的区域被暗紫色物质占据,苏晓感知布布汪、阿姆、巴哈的位置,发现它们在顶层另一边的区域内,那边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仅有通往下层的台阶

苏晓所在的这块区域,总计有四扇房门,以及继续向上的台阶,倘若继续向上就到了古老高塔的顶部,这能完成一种猎杀悬赏。

「悬赏3·高塔登上古老高塔之顶。」

苏晓估测,这次要对战的强敌,应该就在高塔之顶,而布布汪、阿姆、巴哈它们,因古老高塔的空间情况太特殊,无论是召唤它们过来,还是用传送阵,风险都太高。

况且这次对战的高塔骑士长,十之八九是那种毕生中纵横惨烈战场的强者,围攻这样的强者,大概率会触发对方的某种被动能力,导致其战力再度攀升。

因此苏晓让布布汪它们三个向高塔下方探索,看能否发现什么奇珍异宝,在得到布布汪的回复后,他关闭小队频道,看向右侧半环形墙壁上的四扇房门。

咚咚咚。

苏晓试着敲响第一扇房门,他有种感觉,这通体灰褐色

,刻满未知纹路的房门,或许有什么难以想象的强大能力。

「谁「

房门内传来焦虑又有几分神经质的声音。

苏晓没说话,门内也陷入短暂的安静,但门内之人的耐心显然不足,急声问道

「是女王终于要召见我了吗」

门内之人语气激动,听闻此言后,苏晓的眉头皱起几分他试探性单手按在木门上,1秒,2秒……

咔咔咔~

木门上开始浮现裂痕,他抬起手,木门上的裂痕逐渐恢复,这让他确定一点,这木门以及门后的一切,其实都不在他这个时间点上。

更明确的说法是,门内的时间被封固,就像被琥珀封住的虫子般,当「时间概念」正常的苏晓,触碰到这不知多少万年的时间之门时,会导致其被逐渐同步,然后在瞬间度过千万年,导致这木门以及其中的一切,瞬间化为飞灰。

「回答我,是女王要召见我吗还是太阳王麾下的七大骑士攻来了我们有库洛斯大人高塔上象征无上月光的骑士长最终的胜者一定是我们,还有,你一定帮我转告女王,不是我害死的狼王,不是我!月狼们只是暂时离开而已,不是对我们彻底失望,嗯,是这样的,月狼们只是暂时离开,我们杀狼王,也是迫于无奈,是的,是这样的,不会错。」

门内之人喃喃自语,越说越失神,他情绪平复几分后,说道∶

「我好像感觉时间过了很久,又好像……一刻都没度过,啊~,我想起来了,我戮杀狼王,女王把我囚禁在高塔顶的时间囚笼,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吧,异乡人。」

门内之人笑了几声,接着说

「我其实也不想杀狼王,但它快要失控了,我们一同去黑暗域检查深渊通道的情况,它居然和我念叨来自深渊的黑暗知识,就在我耳旁喋喋不休的呓语,我警告它,它还不承认,我们可是深渊监视者,怎么可以去窥探那些黑暗知识,我杀掉快要失控的狼王,那些月狼居然向女王要求处死我,太荒谬了,更荒谬的是,女王竟然下令把我囚禁在这,你说,这是不是很荒谬。」

门内之人越说越愤怒。「……「

苏晓没回答,他单手按在门上,裂痕开始在门上蔓延,这门内之人,不能用好与坏去评判,这曾是位第一纪元的深渊监视者,但长时间接触深渊之力,逐渐被侵蚀,失控到杀死月狼一族当代狼王的程度。

就算考虑到因深渊侵蚀的失控增益,让战力提升,但这深渊监视者能杀死狼王,并在之后返回高塔,想必其原本的实力应该就和狼王不相上下。

门上裂痕越来越多最终轰然爆裂开,门内的一切在短时间内化为灰烬,之所以这么做,是在最大可能降低随后对战

高塔骑士长时,所可能面对的风险,苏晓可不想对战高塔骑士长这等强敌时,忽然出现名第一纪元的深渊监视者,那就必死无疑了。

【提示你获得深渊监视者的灵魂残烬(特殊物品)。7

【持有此物品前往黑雾岛·狼冢,可提升一次「霸主装备银月之刃」。】

【提示∶本次提升后,「霸主装备·银月之刃」将达到绝对极限强度。】

……

这是意外收获,苏晓将飘飞在半空中的【灵魂残烬】都收集起,转身出了已经空无一物的房间。

来到第二扇时之门前,苏晓刚要抬手敲门,这扇门轰然破碎,门内的一切也化为飞灰,看来这扇时之门已经不稳定到极点,别说敲响,单是靠近就会让其破碎。

苏晓走进第二间房间内,发现墙面上有不少刻印痕迹,这些应该是传统召唤术式,并且可能是最高梯阶的传统召唤术式,所谓传统召唤术式,是以魅力属性作为核心属性,阵图学为辅,进行的召唤。

苏晓的召唤术式则是完全以阵图学为核心,一点都不进行魅力属性加成,或者说,他是在尽最大可能,避免自身魅力属性对召唤术式造成减益。

虽说墙上的传统召唤术式知识,苏晓基本看不懂,但这些知识很有价值,他拿出纸笔开始记录,这么高等的术式,

肯定不能拍照片记录,主要是得记录出那几分神韵。

片刻后,苏晓收起笔记本,转身就走,别说记录那几分神韵,他发现,自己画出来的玩意,和墙上的传统召唤术式,无论如何都不一样,明明是百分百模仿,可画完后抬头一看,形状的确一样,可就是有几分对不上的感觉。

初步分析,苏晓感觉是自己高达-26点的魅力属性,根本理解不了以魅力属性为核心属性的传统召唤术式。

停步在第三扇时之门前,苏晓敲响房门。咚咚咚。

房门内碎乱的杂声忽然消失。「你好呀。「

小女孩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苏晓沉默几秒后,转身向第四扇门走去,面对刚才的深渊监视者,他可以把手一直按在门上,通过时间同步让其永眠,尽可能降低未知风险。

可此时这门内的小女孩,苏晓不打算再触碰这时之门,风险过高,首先一点是,将犯下重罪者关入时之门,很可能是只有暗月女王才有的权利。

从诸多迹象表明,暗月女王并不残暴,基本不可能将一名无辜的小女孩关入时之门,就算真这样做了,一名无辜小女孩也不可能在时之门内存在到现在,里面的时间的确停滞了,但在里面,是可以

感受到外面时间在流逝,这种痛苦,

就算心志坚定,意志力属性在300点以上者,都会因此而疯掉

这些条件相加,敲响时之门后,里面传来甜美小女孩声音,还说「你好呀,,面对此等情况,最正确的抉择是立即走开

时之门内的存在,似乎发现了苏晓走开的举动,轰的一声撞击巨响后,里面传来男女老幼混合的嘶吼声,不知有多少利爪,在里面抓挠,那种生物组织流动摩擦墙面的粗糙声音,又从门内传来。

苏晓来到第四扇时之门前。

咚咚咚。

敲响房门后,里面安静了几秒,随后是一声叹息。「你有资格吗」苍老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苏晓依然没说话,这些时之门有太多未知,与门内存在对话,也是因果接触的一种,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难以收拾的结果。

「你还没资格,先到塔顶战胜骑士长,如果胜了,就回来找老夫。」

话到此处,第四扇时之门后的微弱气息消失,仿佛里面什么都没有般。

苏晓走向通往塔顶的台阶,随着他踩上一节节台阶,周

边忽然昏暗,周边空间稍有扭曲后,他经过了一次很短距离的传送,大概也就十几米距离。

周边的空间迷雾消散时,苏晓已站在古老高塔之顶,整体为圆形的高塔之顶很空旷、平坦,直径宽度在几百米,边缘处有不到一米高的护墙。

猎杀悬赏完成的提示出现,苏晓并未去看,因为在塔顶的中心处,一把大剑插在地上,并没看到高塔骑士长的踪迹

L

苏晓抬步上前,单手按在大剑末端处,下一秒,周边的一切都静止,转而是时间快速流逝,直至一轮圆月当空。

奇怪的是,夜晚降临后,今夜既不是暗夜,也不是血夜,是很正常的夜晚,唯一特殊的地方,是月光有几分青白色

O

一道黑影出现在圆月下方,随着高速下落,压迫感袭来,让人感到肩头发重,整座高塔似乎都在震颤。

来人落在高塔之顶,他缓缓站起身的同时,单手握上大剑的剑柄,随着被这道身高三米以上的身影持握,大剑上浮现青色纹印,逐渐攀附至剑尖。

似有喃喃呓语声在空气中呢喃,来人全身都攀附着战甲,这身漆黑战甲犹如包裹在他体表,就算是每个指节处都格外精密,暗蓝的披风有破损痕迹,上面的月蚀烙印,代表这位是所有月蚀骑士的领袖。

没错,这位正是来自第一纪元·暗月国度,暗月阵营最后

的荣光,高塔骑士长·库洛斯。

在圆月的映照下,高塔之巅并不黑暗,反而有种微光映下的清晰感,一股狂风吹过,将披风吹到猎猎作响,在这股狂风平息后,倾盆暴雨落下,雨滴打落在大剑的利刃与长刀的锋刃上,水花四溅的同时,高塔之巅的两人同时消失。

黑云遮住月光,让高塔之巅陷入黑暗,一道闪电划过,将高塔之巅照亮了瞬间,大剑与长刀对斩,

轰隆

大剑与长刀对斩导致的大面积空间崩裂,压制了同步响起的雷声。

高塔之巅上,一侧是月光,一侧是血气,二者轰然对撞在一起,各占据高塔之巅的一半区域,彼此侵蚀、压制,,几乎是同时,这片区域内落下的雨幕静止在半空中。

咔嚓

一道闪电劈落而下,命中高塔之巅右侧的金属立柱,雷电顺着地面传导,攀附到苏晓与高塔骑士长身上,之后蔓延到两人各自手中的武器上,互相抵在一起,利刃摩擦发出咔咔声响与火星的两把武器,同时有电弧奔涌而过。

死战

,开始。

-WAP..COM-到进行查看

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