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时间

高塔之撒,雨幕倾盆落下,暴雨中的两人都沉默不语,或者说也没必要废话,概选择登上高塔之巅,就是来分生死的。

滋啦!

长刀与大剑的锋刃擦过,火星飞溅间,苏晓被斩退,对上真实力量属性800点的高塔骑士长,苏晓被斩退是理所当然的事。

长刀斜指地面,雨滴打在刀身上,水花碎溅,暴雨让空气变得微凉,加之月光能量那草木般清新的味道,虽说眼下生死一瞬,但这环境却让人心怀舒畅,状态逐步达到巅峰。对面几十米处的高塔骑士长将大剑插在地上,双手交迭按握在剑柄末端,这是作为月蚀骑士,在与值得尊重的敌人死战前的礼仪。

嗡!

大剑上的青色月光更明显,从原本的纹路状态,提升为一道道不规则的青色脉络,高塔骑士长面甲的一个个气孔内呼出寒气,他握上大剑,一剑斩下。

铮!

青色斩芒飞出,和以往的任何斩芒都不同,这道剑芒飞出后分裂开,化为一片散弹式的斩击,将前方一大片范围笼罩.

当、当、当!

苏晓连斩三刀,并一侧头,才算躲过袭来的扩散剑芒,一道血痕从他侧颈躺下,代表他没能完全躲过这些斩芒。

迎面而来的风压,让苏晓变成金斯利同款发型,在这一刻,他感到不是一把大剑斩来,而是前方的世界并拢到一起,然后向他劈来,这一斩,挡不了。周边的景象破碎,是苏晓以“宗师感应”提前0.5秒感知到,他预判式的一侧身,一股惊骇的斩击从他面前斩轰。

铮!!

这一大剑之下,斩威让雨幕瞬间消失,原本天空上的黑云,也在瞬间全部消散,天空化为圆月高悬的白昼。

轰;

大剑劈落在高塔之巅,整座高塔都震颤了下,按理说,刚用出这等大招的高塔骑士长,理应有短暂的回气空档,可高塔骑士长并没露这破绽,他竟顺着这一大剑力劈的前冲力,顺势前翻身狮斩。

刹那间,苏晓感到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但他真的是学到了,在用出大招级剑技后,衔接这么一个小招式,既不难开发,也有奇效。

完美格挡。

当!

大剑被长刀格挡住,兵刃交击所引发的气浪扩散,在周边空气中荡起波纹,给人种含蓄的华丽感。

这一剑被格挡后,高塔骑士长并未凭力量压制,这位毕竟是剑术宗师程度的技法宗师,他握剑的右手竟松开剑柄,以此豁免掉大剑被格挡他应承受的冲击力,月青色晶体攀附在他左臂上,他左臂一拳轰出。

嘭!

青色晶体碎屑四溅,挨了这一拳的刃之魔灵快速晶体化,转瞬就化为一座青色晶体雕塑,这看似随手的一击,赫然是种秒杀型能力。

技法型就是如此,那些看起来并不华丽的能力,却有着匪夷所思的强大。

刀锋切割开空间,向高塔骑士长颈后斩来,高塔骑士长的气场骤开,周边空间 咔崩一声出现多段错位,斩来的刀锋戛然而止,让周边一切都停滞后,高塔骑士长反手一剑环斩,啪的一声炸响,‘苏晓被斩碎,化为四溅的青色晶体碎片,没错,在被时间停滞困住的瞬间,苏晓与魔灵互换 位置,眼下被斩碎的,是方才被晶体化的魔灵。

当、当、当!

快到让周边时间力场都缓滞的三刀斩出,却都被大剑斩挡而下,高塔骑士长看似是重剑士,可在苏晓这等近乎犯规的超高速连斩下,竟完全跟上斩势。

当!!

苏晓一刀重斩,这让高塔骑士长连退几大步,他一甩大剑,将贯穿到他身躯内的力量斩出,把侧面地面斩的碎石横飞。

刃道刀 青鬼…

青蓝色斩击飞出,经过增强的青鬼,斩击宽度在十米以上,声势惊人,并且速度奇快无比,刹那间就到了高塔骑士长前方。

大剑上的青色月纹更明显,随着剑身发出嗡鸣,一股吸力爆发开,这导致飞到高塔骑士长前方的青鬼快速变形,转而被高塔骑士长的大剑吸收。

这真的不怪青鬼,是这把月蚀大剑的特性,这把大剑的特性激活后近乎能吸收所有攻击特性能力。

月蚀大剑插在地面,几十米外,苏晓感到脚下地面微震,他跃起的同时,一刀下扫斩,将一根根从地面刺出的几米长晶刺斩碎。

苏晓落地,他凝视着几十米外的高塔骑士长,可在下一秒。

噗嗤~!

鲜血怒激,晶体碎片四溅,一道斩痕斜斜斩过苏晓的胸膛,哪怕他抬起晶体左臂格挡了下,却也没能挡住这一剑。

就在0.5秒前,相隔几十米的高塔骑士长凭空斩出一剑,并未斩出剑芒一类,是隔空一剑斩到苏晓身上。

面对这等能力,苏晓不能再和高塔骑士长保持距离,他脚下的岩石地面崩裂,他消失在原地,下一刹,他突进到高塔骑士长前方。

刃道刀弑。

苏晓斜斩出一刀,呼的一声,暗红的血色匹链斩出,里面还有着星星点点的火星。

当当当当…

密集的脆响传来,这让苏晓暗感不妙,提前聚集护体能量,准备完美格挡。

除了以月蚀大剑吸收敌人攻击能力外,格挡反击也是高塔骑士长的杀手锏之一像‘弑这种超高频率的范围攻击,更是在眨眼间把高塔骑士长的“反击格挡”迭满,他这能力的特性为,“反击格挡”迭的层数越高,这一剑的威力越强。

轰!

力劈而下的一剑被长刀格挡住,以苏晓为中心,他脚下的地面一环环向外围龟裂,直到蔓延整个高塔之巅。

大剑与长刀的利勿互相切割,却又都奈何不了彼此。

辉月洗礼。

高塔骑士长的大剑上绽放月华,高悬在上空的圆月有所辉映,一道青白色月光柱落下,轰在高塔之巅,水液般的月光能量将高塔之巅占满,还溢过周边的护墙,向高塔下流淌。

当!当!当!

连续三剑重斩,让苏晓接连退后,方才这一记月光柱落下,让他全身的骨头犹如要散架般,更糟糕的是,这等大招级能力,在高塔骑士长的大剑月华绽放期间,每和敌人对斩一次,都会有一道月光柱落下。

倘若在上空俯瞰,会发现一道道月光柱落下,直至最后一道月光柱向下怒涌了十几秒,高塔之巅才平息。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刀尖滴落,苏晓眼前的世界稍有重影感,他与高塔骑士长都是技法型,生死只在一瞬,但有一点必须承认,对方的月蚀大剑很有压制力。

月华从大剑上飘落,高塔骑士长手中大剑的剑尖抵在地面,他骤然加速突进,和想象中的刚猛不同,高塔骑士长的剑法充满了力与美,这是种一剑力斩而下,月光四散的战斗场面。

苏晓在等待一个机会,这机会,就是百米外变成晶体碎块的魔灵重新黑烟化,他戴着黑王护臂的左手虚握,魔灵被他强制扯回,攀附在他身后。

黑蓝色烟气在苏晓身上升腾,这是他在“魔灵·双刃”的基础上,所开发的一种进阶能力,名为“双刃盛放”。

魔灵系的能力看起来复杂,其实特别简单,现阶段总计三种基础能力,为:替换、传递、双刃。

更直观的数据化就是,魔灵每个自然日有100/100点能量值,无论是替换、传递,还是双刃,每次使用都消耗20点能量值,且魔灵在战斗中,绝不会恢复能量值,仅有在斩龙闪内沉眠,才会恢复这能量值。

而“魔灵·双刃”的进阶能力“双刃盛放”,则是按秒消耗魔灵的能量值,每秒为10点。

在旁观视角中,刃之魔灵只剩上半身,弥散着黑雾的长发飘散,她原本漆黑的双眼浮现出一双蓝色的瞳孔,手持一把似真似幻的斩龙闪,与苏晓保持相同的姿势。

轰的一声,苏晓脚下碎石飞溅,他悍然冲出后,一刀重斩。当当”一刀斩击,两声金铁脆鸣,一直压制苏晓的高塔骑士长,被迫退后半步。 刃道刀 极。

苏晓一刀近战上斜斩,对面强敌无奈之下,只能持大剑格挡。

当当!

又是两声金铁脆鸣的炸响,声势之大,让高塔之巅的地皮炸起一层,要知道,这可是跨越了两个纪元还屹立的建筑,有多少防护术式可想而知。

极刃世界!

苏晓在斩出“刃道刀极”后,长刀还保持着扬起状态,就特别犯规的用出“极刃世界”。

铮铮铮!

密集到形成方糖状斩击领域的“极刃世界”乍现,别说其他系能力的强者,有不少与苏晓交手的技法型强者,都感觉这招实在太赖。

高塔骑士长的战甲被斩碎几块,暗蓝披风更残破几分,鲜血从战甲裂痕内浸出,这代表一件事,高塔骑士长并非不死者,他是确确实实活着的强者,至于是怎么以这等状态,从第一纪元活到现在,从他的登场方式判断,应该是一直身处天空中的圆月内。

苏晓开启“双刃盛放”后的几刀,连连压制高塔骑士长,怎奈,高塔骑士长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辉月时溺。

高塔骑士长的气息轰然爆发,青色月光让周边空气中浮现一颗颗光粒。

几乎同时,苏晓感觉到周边空间变得粘稠,他如同身处粘稠的水液中,实际上,这是时间被放慢所导致的现象。

没错,高塔骑士长不仅是满级的剑术大宗师,他还掌握辉月系与时间系这两种强大能力。

身处被放慢的时间力场内,苏晓清晰的感知到那锋利大剑斩来,两米宽的剑身、因剑长的原因没显得笨重,高塔骑士长毕竟三米多高的体型,这把创在他手中集合了力量、锋利、急速这三种特性。

苏晓正开启“双刃”状态,与魔灵互换位置没意义,至于龙影闪,在这缓慢的时间力场内,空间穿透也会很慢。

锋刃接近,苏晓却无法动弹分毫,他的瞳孔逐渐紧缩,成功与对面的高塔骑士长对视,负魅力属性所衍生的“恶意凝视”能力激活,通过“恶意凝视”触发敌人的息之破绽后,“时支配者”的效果触发。

咚~

时间缓滞效果蔓延开,刚好对冲掉高塔骑士长的“辉月·时溺”极刃世界!

铮铮铮

锋锐的斩鸣响彻天际,一道漆黑通道出现在后方的空气中,这是将要斩出“深渊通道”的征兆。

苏晓身上鲜血四溅,尤其是脖颈处,他连续用出两次“极刃世界”,导致身体承受巨大负担全身飙血,更为严重的是侧颈处的斩伤。

灵影线从苏晓的晶质左手蔓延出,刺入脖颈伤口后,他用力一扯,伤口强行缝合,这下相当危险,差点被斩下首级,若非关键打断了这一剑,眼下已经殒命当场。

破风声袭来,苏晓一刀斩飞袭来的暗月长枪,这漆黑的暗月长枪被斩飞后,轰然在侧面的高空爆炸,黑暗余烬纷飞,将他风衣下摆吹动猎猎作响。

他骤然消失在原地,上空射下的暗月长枪如同数之不尽般,此时仰望上空,会发现银月已化为血月。

苏晓在高速奔行躲避途中,左手在空气中一捞,“死寂烬灭”持握在手中。

砰砰砰砰砰!

五发寂灭弹飞出,其中两枪打空,一枪命中高塔骑士长的左侧胸膛,导致铠甲与血肉枯朽,如同朽木般掉渣,最后两发烬灭弹命中月蚀大剑,让上面的暗紫色光,华炸散开,在这同时,上空的血月恢复成银月。

苏晓停步,此时再看他方才途径之处,已由一根根暗月长枪钉出弯曲的路径,他操控魔灵,抽出一根从他肩膀没入的暗月长枪后,又拔出斜斜刺入侧肋,从后腰刺出的暗月长枪当啷~

能量构成的染血暗月长枪,砸落在地发出金铁般的声响。

“咳咳咳”

苏晓单手捂嘴,鲜血从指缝喷出,战到这等程度,他感到五内俱焚,从开战到现在,每挡下一大剑的重斩,他都感觉自己的内脏如同要被震碎般。

满级技法宗师+大量被动能力加成普通斩击+800点真实力量、800点真实敏捷、800点真实体力,这些强大要素汇聚一身的强大,苏晓能战到眼下的程度,已是之前绝无可能做到的事。

更关键的一点是,高塔骑士长是慢热型强者,因沉寂了太久,方才他的剑技并非巅峰状态,与苏晓搏命到现在后,高塔骑士长的状态达到巅峰,他的心脏开始咚咚跳动,目光明亮。

轰!

风压四涌,高塔骑士长的气息怒涌,他双手持剑,大剑高举而起。

辉月斩剑。

月蚀大剑上的银月能量爆发,化为一把耸立在天地间的大剑,一剑劈落苏晓后跃的同时,以龙影闪穿透空间。

轰!

银月大剑劈落在高塔之巅,如果在上空俯瞰,这一幕壮观至极!

苏晓身处风压与银月能量中,他只能穿透空间三秒,但这一剑怒斩下的能量喷发,怎么看也不止三秒,他从空间穿透状态脱离后,晶体层攀附在他体表,银月能量斩击在晶体层上,发出脆响声。

风压迎面,苏晓单手持刀格挡。

‘完美格挡。’

当!!

大剑劈落,虽以长刀挡住,但苏晓体表的晶体层顷刻崩裂开,紧接着,一只攀附着月青色晶体的大手向他抓来,这平凡无奇的一抓,苏晓方才以魔灵体验过,就已魔灵的不死特性,都被晶体化沉寂了半天,他本人要是被这“月之握”抓到,立即会触发即死或者斩杀判定。

苏晓的双眼睁大几分,与高塔骑士长对视的同时,“恶意凝视”触发,时间缓滞效果扩散,周边一切都慢下来。

月之握逐渐向苏晓脖颈抓来,他以慢动作后跃,虽说他现在与高塔骑士长都是慢动作,可如果有观战者,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速度太快,快到超越肉眼的捕捉极限,让空间波动都来不及激荡。

苏晓向后跃,可不知为何,他竟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他后跃出几秒,高塔骑士长加持着“月之手”的左手,抓上了这残影的喉颈。

苏晓身处半空中,他本人虽没被抓住,脖颈处却隐隐有种被扼住的错觉,这让他立即想到,在方才自己后跃的前一瞬,高塔骑士长使用了某种能力,那种能力,导致他后跃的瞬间,在原地留下了那虚影。

咔咔咔~

高塔骑士长手上的月青色晶体向虚影上蔓延,让虚影晶体化,高塔骑士长将这晶体苏晓抛起,大剑笔直向上空直刺,这一刺,很有技法的力量之美感。

晶体苏晓被刺穿后心,紧接着破碎。

十几米外,苏晓落地,他看着那破碎的晶体塑像,一阵阵心悸感侵袭而来,战斗提示紧接着出现。

【警告:你已承受“月之手”的即死定。】

【本次判定未通过,你将受到即死效果。】

【刀术宗师所衍生“刃之心”能力激活。】

【当前刃之心数量:2/2。】

【已通过消耗一颗刃之心,成功豁免本次即死判定。】

虚幻的室息感如潮水般消退,苏晓看着对面的高塔骑士长,以他的经验,当然能估测出这是什么能力,就在方才,敌人抓住的是过去的自己。

更准确的说,是在纵身后跃前01秒的自己,然后通过这“过去的自己”,将即死能力传导到本体,也就出现这情况。苏晓耳中隐隐出现嗡鸣感,他知道,这是敌人又在用时间系能力,下一刹,高塔骑士长出现在他前方,一剑重斩而来。

虽以完美格挡成功挡住这一剑,苏晓却险些破格挡,血气在他身后汇聚,血之兽扑出,可还没等扑中高塔骑士长,就被月蚀大剑所吸收,与长刀相抵的月蚀大剑,力量暴涨。

轰的一声,高塔骑士长借此将苏晓斩飞,苏晓以半蹲姿态落地,他看着迎面突袭而来的高塔骑士长,并未起身长刀格挡。

天怒!

不知何时,上空已汇聚大量黑云,在天空中构成一道庞大漩涡,随着苏晓以元素亲和力引雷,界雷落下。

猩红纹路出现在苏晓双臂上,这是他激活永恒级装备【血月女王】的核心能力所。

“装备效果2:猩红血月(核心·主动),立即消耗当前95%灵魂能量,将其转化为“本源生命力”,从而在后续的10秒内,让你的最大生命值提升400%,此为“额外最大生命值”,在此期间,你所承受的一切伤害,都将只消耗“额外最大生命值”,直到“额外最大生命值”消耗一空。

提示:此能力冷却时间为五个自然日。

提示:该“额外最大生命值”加成最高可达到1000万点。”

以苏晓1290点元素亲和力为引的界雷,轰然落下,直径足有一百多公里的界雷光1 s柱落下,金色的界雷瞬间把古老高塔吞没掉。

高塔之巅被界雷所充斥,在这持续向下倾泻的界雷中,原本半蹲姿势的苏晓起身。

刃道刀·流。

飘逸的风痕斩过高塔骑士长的喉颈,在界雷的洗礼中,就算是高塔骑士长也难以动弹,苏晓硬顶着高额的界雷伤害,突袭到高塔骑士长前方,一刀重斩,斩过高塔骑士长的胸膛,血珠被长刀拖出弧形,紧接着被界雷蒸发。

苏晓深吸了口气,一脚直踹,在争取不把高塔骑士长踹飞的情况下,做到最大程度的力量穿透。

咚!

踢击之强,让周边的界雷都四散片刻,苏晓能感觉到,来自【血月女王】的临时生命值即将消耗一空。

天怒·奔流斩。

倾泻而下的界雷全部汇聚到斩龙闪上,这让周边霎时间安静,只剩金色电弧在长刀上奔涌。

奔流斩宛如天威般斩下,被一脚直踹到单膝跪地的高塔骑士长,竟提前挣脱身体麻痹,一剑迎斩。

哐嘡一声,伴随着金色雷电奔涌,整个高塔之巅浮现大量裂痕,看起来随时都可能崩塌,加持着大量界雷的斩龙闪,在斩上月蚀大剑的剑锋后,伴随着电弧的尖啸,刀锋竟逐渐切入到剑刃内。

咔吧!咔吧!

月蚀大剑的一侧剑身浮现裂痕,不等斩龙闪继续切割,一道虚影出现在苏晓身后,这虚影人身狼首,身高五米以上,手持一把虚幻战镰。

周边的时间力场忽然停滞,发现这点,苏晓尝试与高塔骑士长对视,却发现,对方的大剑,刚好挡在二人的视线间。

巨大的虚幻战镰斩过,苏晓没闪避的可能,虽说没受到半点物理伤害,却立即承受最大生命值10%的灵魂伤害,这还是因为他灵魂强度高,不仅如此,紧接着出现的斩杀提示才可怕。

【你已收到“暗月死神”的斩杀。】

【本次判定未通过,你将受到斩杀效果。】

【刀术宗师所衍生“刃之心”能力激活。】

【当前刃之心数量:1/2。】

【已通过消耗一颗刃之心,成功豁免本次斩杀。】

这么短时间内,一次即死,一次斩杀,可见与高塔骑士长交锋,强度有多高。

嘭!

来自大剑上的巨力,将苏晓顶飞,但这正是苏晓想看到的,他顺势后跃,身处半空中,他左手食指指向高塔骑士长。

“血之兽天赋能力血之盛怒:你所损失的每点生命值,都将累积为“怒血值’

“怒血值”上限将根据你的生命值上限而定,激活此天赋效果后,你将消耗所储存的全部“怒血值”,你的下次血气系攻击,将附带所消耗“怒血值”70%的血& 气系伤害。”

以苏晓方才承受的伤势,215万点的怒血值上限早就叠满,或者说,若非有团队终极技能与“狂猎之夜”的超强恢复效果,他损失的血量早就足以他身死。

海量的血气汇聚到苏晓食指上,因压缩到极点,从远处看,他的指尖绽放出渗人的猩红,成巨大的光晕十字。

血烟炮狂怒。

轰!!

一道血色射线轰出,在空间中留下层层涟漪,并以无法闪避之迅速,贯穿高塔骑士长的胸膛,以高塔骑士长刚硬抗界雷所剩余的生命值,这一击,必杀!

高塔骑士长退后一大步,然后,他胸膛处水桶粗的破洞逐渐模糊、消失,并非治愈,是时间回溯般的复原,甚至于,还能看到胸膛上被烬灭弹侵蚀的痕迹。

苏晓很确定,方才那一下,已经轰杀刚承受界雷,生命值没回起来的高塔骑士长,不过想到高塔骑士长比神灵野兽更强的战力,对方有强大的保命手段,也理所当然。

问题是,对方并非不死者,那是以何种方法,化解方才必杀的局面?考虑到对方有时间系能力,难道是回溯了方才致命的一击?

这不太可能,从死回溯到生,周边的时间立场会近乎狂暴,可方才周边的时间立场稳定,外加高塔骑士长的时间系能力,体现在与剑技相融合,很少单独体现时间系能力。

那就只剩一种可能,方才这一击,苏晓货真价实的格杀了高塔骑士长,只不过,死亡的是“过去的高塔骑士长”或“未来的高塔骑士长”,此时此刻的“现在的高塔骑士长”,成功规避这次死亡。

苏晓之所以能想到这点是因为他有名好队友也是时间系,说起来,罪亚斯的时间系比高塔骑士长更纯粹,高塔骑士长的时间系能力,是剑术的辅助。

过去、现在、未来。

这样说来,那至少要击杀高塔骑士长三次,苏晓才能成为胜者,这也是为何高塔骑士长是比神灵野兽更难对付的敌人。

轰 的一声巨响,苏晓与高塔骑士长同时消失,两人再度出现时,彼此相距不超两米。!

刃道刀极。

大剑与长刀对斩,这次高塔之巅再也承受不住,破碎的同时,让周边空间也轰 的一声崩裂开,如此一来,苏晓与高塔骑士长,仿佛身处万花镜所构成的领域内。

这领域没能维持几秒就破碎,碎石间,苏晓骤然出现在高塔骑士长身侧,一脚侧踢。

咚!

以大剑格挡下这一级侧踢的高塔骑士长,化为一道斜斜的残影,轰然砸落到古老高塔右侧的黑雾中,月蚀大剑因挨了这一脚侧踢,剑身上的裂痕更密集几分。 风声在耳旁呼啸而过,苏晓顺着高塔的外墙,笔直向下奔行,当他速度快到极限后,化为一道向下的残影,之后凭这股贯冲力跃斩.

长刀擦过大剑刺下,刺入大地后,刀上的威势,让周边几十公里内的地面上,都刺出一根根几米长的刃芒,看起来很壮观。

剑锋破空,刀芒纵横,苏晓当的一刀迎斩上月蚀大剑,强悍的震击,让他的生命值骤降一截,更糟糕的是“御血者”触发了。

`苏晓毫不在意这点,他凭借“御血者”持续期间的强悍防御力,无视被一剑斩碎左臂,他一脚全力直瑞,就算是对面的高塔骑士长,面对这一脚直踹,也不禁目光极其凝重,怎奈,这一脚直踹已经躲不开。

咚!!!

在这一瞬间,高塔骑士长化为了光,不到0.1秒的时间,就消失在苏晓的视线中。

苏晓哇的一声喷吐出一大口血迹,他取出瓶高浓度“活力原液”,以注射枪刺入脖颈,进行药效最快的注射,他的生命值快速恢复。

滋、

灵影线被扯紧,苏晓有不同程度裂痕的脏器暂时愈合,晶体从他的断臂处蔓延,配合半能量化的灵影线作为神经,他的晶体左臂快速构成。

苏晓看向远处,以他丰富的直踹经验,大致估测了高塔骑士长会飞多远后,晶体层在他脚底下蔓延,构成灭法传送阵。

一声闷响,苏晓消失在原地,在周边空间波动平息时,他已位于地城内。

地城的中心建筑崩塌,占领此地没多久的拾荒者势力,此时正呈合围之势,将高塔骑士长包围在其中,忽然出现的苏晓,刚好也在这几千名拾荒者的包围中。

: 拾荒者们的几名首领目光不善,认为苏晓与高塔骑士长是来争夺地城,其中一名拾荒者首领刚要怒喊,苏晓与高塔骑士长就在所有拾荒者眼中消失。

双方再次出现时,大剑与长刀悍然对斩。

轰!5 C

周边空间崩裂,对战所导致的冲击,让周边区域内目光不善的所有拾荒者,全部破碎开来,拾荒者势力当场团灭。

苏晓被斩退几步,他单手前指,血烟炮。

血烟炮还没轰出,苏晓胸膛就浮现一道斜斜的斩痕,这一剑太快,与之相对,高塔骑士长被血烟炮轰中肩膀,身形稍显踉跄。

苏晓戴着黑王护臂的左手虚握,周边被冲击轰碎拾荒者们所余留的鲜血,全部+ r

聚集到他手中,化为血气。

超血烟炮。

十米高的血气虚影上半身出现在苏晓身后,血气虚影食指前指,水桶粗的血烟炮命中高塔骑士长。

因这次血气很充足,苏晓保持着“超血烟炮”的输出,在这同时,他虚握的左手中,高浓度血气团在快速消耗。

“超血烟炮”抵着高塔骑士长,犁过地城的建筑群,随后轰破城墙,将高塔骑士长轰出城,这让苏晓手中的血气团消耗光。

苏晓化为一道残影,向着高塔骑士长突袭而去,他离开地城几公里,到了“无光区”北侧的天壁下,才看到屹立在此处的高塔骑士长。

苏晓每次呼吸,都感到各种脏器刺痛,他已濒临极限,拼消耗战,他肯定不是真实体力属性达到800点的着高塔骑士长的对手。

漆黑天壁高耸,下方,高塔骑士长全身战甲上遍布裂痕,以他为起始点,一股无形波动扩散,周边的时间立场减慢,崩飞而起的碎石缓慢翻转。

一道斩芒,斩过苏晓所在之处,他整个人穿透空间,成功规避这道斩芒的同时,手中长刀斜指地面。

极刃世界。

铮!

周边的时间立场被斩散,苏晓推测的没错,这并非纯粹的时间系能力,是高塔骑士长剑术达到巅峰后,所衍生出的一种领域能力。

“极刃世界(破域效果):此能力展开的瞬间,如你身处其他领域内,将瞬间破坏此领域(此破域特性拥有高度优先权)。”

“极刃世界”的破域效果,让苏晓从被动化主动,问题是刚用出“极刃世界”的他,全身陷入短暂的脱力至少要1.2~1.5秒,才能恢复,这时间看似不长,但在这等层级的交锋中,已足够让机会流失。

刃道刀青鬼。

青蓝色刀芒飞出,“青鬼”有两个特点,一是速度快,二是消耗低。

“青鬼”斩上月蚀大剑,让刚承受“极刃世界”斩击+“破域”反噬的高塔骑士长,被迫退后半步。’

机会就是现在!

苏晓挺身上前,先是与高塔骑士长对视,“时支配者”能力成功触发,周边陷入时间但在下一刻,时间缓滞领域就破碎,是被高塔骑士长的能力所抵消。

这就是苏晓的目的,他并非要以“时·支配者”限制高塔骑士长,而是逼迫对方,必须得以时间系剑技能力,去化解这一招,如此一来,对方就没办法规避接下来的一击。

苏晓一脚直踹,这就是普攻极大招的魅力,根本不用担心冷却时间一类,并且出手速度快到几乎无解。

咚!!

高塔骑士长被踹到单膝跪地,左臂下意识挡在身前。

‘ 刃道刀 魔刃。’

攀附上黑蓝色烟气的斩龙闪,一刀斩断高塔骑士长的左臂,并有一截刀尖,从敌人喉咙斩过。

长刀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黑蓝色烟雾斩痕,代表魔灵的黑蓝色烟气顺着伤口没入到高塔骑士长体内,这让高塔骑士长的身形一震,斩杀成功。

嘭!

高塔骑士长的身躯破碎,更准确的说,是高塔骑士长模样的驱壳破碎,这些驱壳碎片落地后,因魔刃的斩杀而消散,而挣脱驱壳的高塔骑士长,虽向后踉跄几步,却并没被斩杀。

魔刃的斩杀失败了?当然不,魔刃的斩杀一旦触发,就必定成功魔刃成功斩杀了“过去的高塔骑士长”,眼下,只剩“现在的高塔骑士长”站在眼前。

过去、现在、未来的高塔骑士长,苏晓已成功斩杀其二,问题是,他已战到即将筋疲力竭。

高塔骑士长双手持剑,大剑高举而起。

辉月·王剑!

月蚀大剑上银月能量爆发,化为一把耸立在天地间的大剑,银色月光灌注而下,一把百米长的青色月光大剑耸立,配合后方的漆黑天壁,这一幕壮观到极点.面对迎面斩来的青色月光大剑,苏晓向前突进的同时,一刀斩出,这看似普通的,一刀,却导致他右臂上浮现大片裂痕。

极刃·白夜。

斩威扩散,让袭来的青色月光四散,苏晓单凭这刀“强力斩!的威势,就突破百米高青色月光大剑的能量侵袭,他以斩龙闪,一刀近战斩击,斩到月蚀大剑上.

在锋刃交击的瞬间,并没有巨响,而是短暂的寂静。

以苏晓和高塔骑士长为中心点,层层冲击扩散,地皮被一层层掀飞,狂暴的能量力场中,长刀与大剑相抵,之前是大剑更有斩击力,可现在,大剑刃口上的裂痕蔓延,转而遍布整把剑

月蚀大剑轰然破碎,再也没什么阻挡“强力斩”的威势,这一刀斜斜斩过高塔骑士长的胸膛,之后斩击落在更后方的漆黑天壁上。

一声巨响后,漆黑天壁上落下大量碎片,一道跨度万米的斩击,斜斩在这面天壁上经历三个纪元都没有半点风化痕迹的漆黑天壁,让这道万米跨度的斩痕很显眼,仿佛预示着来此的灭法者,必定要在本世界,留下备受瞩目的痕迹。

大剑碎片落地,手持断剑的高塔骑士长抬步向前,只可惜,他身上的战甲一块块破碎,此时在看高塔骑士长,他战甲内的上半身躯基本消失,外面的战甲也格外残破,暗蓝色披风只剩一截.

高塔骑士长轰然倒下,依然站着的苏晓,成为这场死战的胜者,但他左臂被斩断,右臂上遍布裂痕,这些裂痕一直蔓延到右侧胸膛上,更为严重的,是他心脏上的一道道裂痕,虽有灵影线缝合,可他伤的很重,说是距离死亡只有半步,毫不夸张从战斗开始到现在,苏晓与高塔骑士长都没说过一句话,因为没必要,既然苏晓登上高塔之巅,就是来分生死的。 噗通一声,苏晓也倒下,没一会,布布汪、阿姆、巴哈都全速赶来。

一小时后,苏晓坐在一处坟堆前,他的伤势基本稳定。

片刻后,苏晓在阿姆的搀扶下起身,走出几步,他忽感天空中的黑云散去几分,黑云的缝隙间,似透过一束银青色月光,映在坟墓上,见证着暗月国度最后的荣光。

一把断了的大剑作为墓碑,残破的暗蓝披风绑在这大剑的剑柄上,被天壁下的微风吹动。

高塔骑士长,已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