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禁忌诞生!

“这也是我为何当初在你面前,将我心爱的人鱼族女朋友,送去见它们祖宗的原因。”三师兄笑眯眯开口。

队长在旁,看着这一幕,似笑非笑,他心知老三不是那种喜欢说无用之话的人,这明显是要来缓和与许青的关系。

许青看了三师兄一眼,脑海浮现当初在港口,对方温柔的踏碎人鱼族女子头颅的一幕,那个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三师兄危险,此刻再看,危险程度依旧。

“不过生死一战的话,我应该可以活下来。”许青心底衡量一番,抱拳一拜。

“见面礼。”三师兄笑容依旧,抬手拿出一捆灵石卷,塞给了许青,随后轻声开口。

“当日海蜥岛外,你还不是我师弟,所以我就追着玩了玩。小师弟不要介意,此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许青看了三师兄一眼。

当日海蜥岛逃遁中,他被多道气息锁定追杀,虽从始至终都没看到那些人是谁,可后来他隐隐觉得三师兄的态度不对,心底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怀疑。

此刻对方直接点破,许青心底有些意外,接过灵票扫了眼,这是五十万灵石,诚意满满,于是点头收走。

眼看许青将灵石收起,三师兄内心也松了口气,他很珍惜第七峰的氛围,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许青这个小师弟,是属于那种伱一次若干不掉,那么对方将穷凶极恶,一生牢记,不死不休的类型。

这样的人,他最不想去招惹,此刻刚要继续开口。

可就在这时,苍穹传来一声振聋发聩的怒吼,使得地动山摇,苍穹形成鱼鳞形的波动,激散四方。

“血炼子,你找死!”

众人立刻抬头看去。

只见天空剑气纵横,似要分割苍穹,一道道剑影更是带着碎灭之力,仅仅只是看一眼,许青就觉得双目刺痛,尤其是他看到了苍穹上还出现了一只熟悉的枯手。

此手如神祇之手,蕴含恐怖神性,波动更是能让法则改变,使得四周出现一尊尊模糊之影,好似往来圣贤之辈,都在这枯手中幻化,为其加持。

似能摘星辰,似可灭天地,气冲云霄,一把抓向虚无。

虚无层层碎裂,天空直接化作血海翻滚,伴随阵阵模糊之影降临后传出的呢喃之音,形成镇压之力,触目惊心。

许青瞳孔一缩,与此同时天空上血炼子化作无数血线,同样惊人,散出绝世邪恶,如一尊不死的凶魔,即便是圣贤降临,即便是剑海镇压,也依旧对其凶残的性子无可奈何。

桀桀之笑回荡中,无数血线如一条条狰狞可吞山河的血蛇,所过之处剑气崩塌,剑影碎灭,最终形成一个狰狞的龙蛇头颅,向着那枯手猛地一撞。

天地震颤,如巨雷的声响,彻响云宵之时,枯手崩溃,凌云老祖身体倒退,而那无数血线所化头颅一样退后,化作血炼子的身影,目中杀意弥漫,大笑起来。

“凌云老道,你长我千岁,也不过如此。”

“下宗之修,终要被镇压,血炼子,老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许青归还命灯,遵从七宗联盟旨意,你七血瞳可如之前一样,七宗联盟不会过分干预!”

凌云老祖眼睛里寒芒弥漫,右手抬起掐诀,向着向前一指,顿时苍穹血海轰鸣,隐隐间,竟有模糊的血树之影在内形成。

这是凌云剑宗的禁忌法宝,虽不是真正的一击,但以凌云老祖的权限,他所动用的投影之力,一样惊人。

“不过分干预?”血炼子大笑起来。

“我宗数千年来,年年六成收益要上缴联盟,每一届天骄弟子,都要被你等征召,要么归顺,要么被你等送去险地死亡。”

“我宗功法,都是你等宗门次级,且藏着致命缺陷,但凡获取新功,你等都要拿走!”

“我宗大阵,你等权限更超越我宗,我宗峰主但凡出一个你等不悦之辈,都要被立刻轮换,生死未知。”

随着血炼子的开口,七血瞳七个山峰的弟子,纷纷沉默,一个个呼吸急促,目中凝聚凌厉之芒。

眼看如此,凌云老祖皱起眉头。

“吃水不忘挖井人,七血瞳初期,联盟七宗各出资源与弟子,才将其建成,才有你七血瞳后续发展,怎么,如今翅膀硬了,就可以忘恩负义不成!”

血炼子闻言,再次大笑,这是这笑容里带着一抹荒诞。

“有恩,没错!”

“三千年前尸禁之战,两千七百年前魂流之争,两千年前云族之战,一千七百年前心魂族大战……至今为止,我七血瞳为你七宗联盟征战大大小小六百余次!”

“死伤无数,枯骨满地!”

“死去弟子的安葬,伤势弟子的丹药,可曾要你七宗联盟给予丝毫?每一次我宗即将兴盛,都会在战争中衰败,战争收获更是微薄至极!”

“数千年来,我宗经历了七十九次生死灭宗之危,你七宗联盟可曾出手帮过一次?我宗历代老祖多次求助,甚至第三代老祖曾于联盟前跪拜,祈求相助,你等可曾理过一次?”

“每一次,都是我七血瞳历代老祖,兢兢业业苦心经营,慢慢舔着伤口,慢慢恢复,而一旦宗门稍有好转,你联盟就会挥手征召!”

“难道我七血瞳弟子就不是生命,就要为你们去死,你们坐享其成,凌云,我血炼子要问问你七宗联盟,要问问这片天地。”

“这个恩,我七血瞳报答的够不够!”

“这个恩,我七血瞳偿还的清不清!”

“而依仗初始恩惠,不断压榨,一副我等就该如此,你等高高在上,我七血瞳若不听命去为你等死战,就是忘恩,若不听命上缴收益,就是负义!”

“莫非这恩,要我七血瞳世世代代为奴,偿还致纪元浩劫到来?!”

血炼子声如洪钟,回荡天地,使得七血瞳七座山峰,都在嗡鸣震动。

凌云老祖面色阴冷,七血瞳的事情,他不是不懂,但利益决定了立场,于是淡淡开口。

“无需多说,忘恩之辈,总会有诸多理由。”

血炼子闻言大笑。

“好一个上宗,好一个挟恩自重,好一个吃水不忘挖井人。”

“既如此,今日……我七血瞳,也成上宗就是!”

凌云老祖眼睛刹那露出凌厉之芒,淡淡开口。

“你宗,还不配。”

“你且看配不配。”血炼子身在半空,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右手抬起一指苍穹。

“海尸祖地,阵法开!”

血炼子话语一出,风云色变,天地轰鸣,距离这里极其遥远,中间存在了海星族与人鱼族以及海尸族多个副岛之后,才可达到的海尸族祖地,此刻地动山摇。

这里,一半的区域,已被七血瞳打下。

这里,有七血瞳还没有撤离的大军。

这里,有七血瞳已经布置完成,准备将两个海尸族尸祖雕像搬运走的巨大传送阵。

放眼看去,两尊早就被搬运到了此地的雕像,屹立在那里,气势惊天的同时,在半空与大地,都有传送阵光芒万丈,使得天地色变,云雾如被无形大手,轰隆隆的天空被拨开,向着四周疯狂卷起。

此刻,随着阵法光芒的闪耀,天空之阵传出雷霆万钧,彻响云宵之声。

在这声音回荡间,不是地面的两尊弥漫古老气息的尸祖雕像被传送走,而是……天空上,有外物传送到来。

那是五道光。

光芒刺目,难以看清,可随着降临,飞速清晰,使得海尸族祖地内所有关注之修,无不心神狂震,面色骇然,带着无法置信与不可思议。

因为,那五道光内存在的,赫然是……五尊陌生的尸祖雕像!

这五尊雕像,不是海尸族本身的九尊,而是九尊之外!

每一尊都带着无尽的古老与沧桑,更有岁月流逝,它们的身上弥漫了干裂,看起来如寻常之石,唯有在降临到了海尸族这片土地之时,它们才爆发出了璀璨之芒。

这就是海尸族尸祖雕像的神奇之处,唯有在这里,它们才有其浩瀚伟力。

此刻随着五尊雕像的降临,落地的一刻,大地轰鸣,好似有地龙翻身,使得整个海尸族全面震动,哗然之声,惊呼之声,回荡八方。

而放眼看去,此刻的海尸族族地,雕像一共十四座,其中七座在海尸族范围内,分散开,另外七座,就是在七血瞳的阵法上。

阵法轰鸣,疯狂运转,这七尊雕像闪耀滔天之光,每一座内,都爆发出了震天撼地的波动,如七个巨大无比的动力源!

更是在它们气冲云霄的一刻,七个雕像的上空,赫然……出现了七个巨大的血色漩涡,那是七个眼睛!

这七个眼睛都是闭着的,可它们的出现,让整个禁海在这一刻,都掀起狂暴至极的海啸,所有异族,所有海兽,大都在这一瞬颤抖,骇然至极。

因为,这是……法宝的气息,且不是寻常法宝,而是无限接近禁忌!

随后,当这气息无比凶猛的强烈涌现中,在那七个闭着的眼睛上方,风起云涌间,出现了一面足足数万丈大小的,青铜古镜!

这镜子竖立在天空,向着四周缓缓转动,北照迎皇州,南耀七血瞳,东扫尸皇禁,西镇无尽海。

四周一切,尽在其范围内,威慑八方。

所照之处,无不心胆俱碎,惊心动魂,毛骨悚然!

一股禁忌的气息,随着七尊尸祖雕像作为动力源的涌入,从那镜子上,蓦然爆发。

七血瞳,禁忌法宝,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