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和谈开始,和谈结束

汤之国境内,一处林地之间。

木叶与云隐的护卫人员在此交接,近二十名精英忍者分散在四处树梢上,遥遥对峙着。

云隐一方,除了岚遁、熔遁忍者外,二尾人柱力由木人与八尾人柱力奇拉比赫然身在其中。

水户门炎带领的木叶忍者小队也毫不逊色,止水和晋助两位宇智波强者、日向一族的日向日差,还有卡卡西等精英上忍。

两边的阵容都十分豪华,甚至都可以打的了一场中小型忍战。

他们见面的目的虽是接头,视线对上,却下意识地开始评估对方的实力,思索战而胜之的可能性,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火药味。

两村之间的战争,不过刚停下数月,在场的忍者中,也大多都能在彼此的队伍中,寻见之前的对手。

清风吹拂着树梢的枝叶,静默在林间缓缓流淌。

片刻后,负责和谈的忍者小队有了动作,他们从云隐队伍中脱离,来到了木叶一方。

唰……

一阵破风声中,木叶忍者当即四散开来,将和谈小队围了起来,警惕地望向四周。

既防备外面,也提放着里面。

日向日差早已开启白眼,此时他毫无顾忌地扫视着云隐小队。

片刻后,他冲着水户门炎微微点头,示意他们身上没有携带什么危险物品,本人也并无异常状态,并非是变身术,或者被幻术所控,以及其他什么的。

水户门炎对日向日差的本事很是信任,确认没有问题后,挥了挥手,命令队伍开始行进。

“等等……”

这时,二尾人柱力由木人忽然开口,她斜着一双黑眸,却是看向隐在树荫中的止水,

“人,我们安全送到你们手中了,若是再出什么问题,这和谈也就算了吧。”

听到这句话,水户门炎眉头微微皱起,环视了一圈。

云隐队伍中,包括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在内,却没有人对由木人的狂妄提出质疑,很显然,这不是由木人一个人的态度。

虚张声势,想要试探村子的态度么?

水户门炎沉声道,“和谈与否,是两个村子的事情,云隐不能私自决定。”

木叶是战争的胜利方,和谈是向云隐索要补偿的工具,更别说云隐村先后经历两场大战,损失不小,四代雷影更是伤势不明,如此大好良机,木叶自然不会放过。

“那,要再打一场吗?”

由木人眼角一弯,明亮的眸子越过水户门炎这个糟老头子,直直地看着止水,跃跃欲试道,

“上次没有分出胜负,再在战场上遇到,我一定能杀了你。”

面对敌人的挑衅,止水瞥了由木人一眼,沉默以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水户门炎则看着有恃无恐,任由由木人撩拨的奇拉比,心中惊疑不定。

按照之前的预估,云隐一方不说低声下气,至少也该有所收敛,岂敢如此莽撞叫嚣。

莫非……四代雷影的伤势已经恢复了?

水户门炎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但很快,他嘴角噙上一丝笑意,澹澹道,

“云隐的忍者还真是硬气,年轻就是好啊,我这个老头子就是比不上。”

“不过,希望你们在战场上再碰到大蛇丸,也能继续保持硬气。”

说完之后,水户门炎也不再理会云隐,带着包括和谈小队在内的云隐一行人,向着火之国的方向前进。

目送木叶消失在密林之中,由木人敛下那副与她样貌不衬的张狂,恢复起安恬的表情。

她望着火之国的方向,眼中闪过一道忧色。

大蛇丸,那的确是个可怕的男人,即便现在雷影大人已经恢复,但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战场上没能取得的东西,靠着虚声恫喝能取得吗?由木人对此很是怀疑。

“不必担心,木叶也未必敢过分逼迫村子。”

奇拉比拍了拍由木人的肩膀,操着怪异的腔调道,

“要是他们真的不要脸,那也只能再打一场战争,大哥的伤已经好了,我们云隐不会怕木叶的。”

为了和谈,却要开启一场战争,这听起来荒诞不经,但在忍界却经常上演。

盖因各大忍村都清楚,和平不过是暂时的休战,和谈协议中一切太过长远的要求不过是废话,都侧重于交换能立刻见到的好处。

作为战败方,要么认下敌人苛刻的条件,要么便只能奋起反抗,将这协议的底线再强硬地推回去。

奇拉比对云隐,对自己的大哥很有信心,即便总体实力比不上木叶,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那种。

木叶的三代火影老奸巨猾,绝不会坐视局势发展到那种程度。

……

经过两日的赶路,木叶小队护卫着云隐一方安然地到达了村子。

而经过一夜的休整,第二日,和谈协议便正式开始。

谈判桌上,本着‘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原则,负责谈判的两位火影顾问提出了很多过分的要求。

云隐一方随行的忍者也据理力争,否掉了不少的条款,但本该负责谈判的云隐使团首领‘格洛牙’却全程保持沉默,这让其他云隐忍者气势上弱上不少,被逼迫着签订下不少很不利的盟约。

如此三日后,双方终于是敲定了所有条款,并正式举办了和平协议的签署仪式。

云隐使团回到木叶准备住处,除了首领‘格洛牙’外,个个都如丧考妣,全无半点喜悦之色。

签订了如此丧权辱国、堪称耻辱的协议,他们回到村子,定然会被人责难,再无容身之地。

看着忧心忡忡、焦躁不安的手下,‘格洛牙’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不要担心,我是有办法的,不会让村子吃亏。”

没有人理会‘格洛牙’,他们自顾自地心烦意乱。

若是协议还未签署,你说这话,还有人相信,至少也能提一提士气,但如今已然尘埃落定,你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格洛牙’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也不再解释,他笑了笑,独自走进了屋内。

这时,空气中忽然出现一个扭曲的旋涡,紧接着,带土提着一个人影从中迈步而出。

人影的长相与‘格洛牙’一般无二。

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