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进退两难的张启山!!

副官的这番话,倒是点醒了张启山!

使得他的脑海中多出了一个猜想来。

试问苏凡那样有本事的人,就算真的懂医术那也是很正常的。

眼下整个长沙的人都治不好二爷夫人的病,那他们也只能把目光望其他地方放。

但如今,唯一可以认定的一个人,那就是苏凡了,毕竟苏凡之前的本事他们也都见识过,现如今之所以计划可以这么顺畅,也是按照苏凡的布局才,再加上他们的细心配合才会如此。

副官的这番猜测有迹可循,也让张启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即道:“这是一个可能,但是为二爷夫人治病这件事,绝对不能明目张胆的做,否则的话,极有可能会被日本人发现端倪,从而破坏了之前布下的局,到时候,若他们不上钩,那可就麻烦了。”

张启山现在心中也略有纠结

倒不是他不愿意帮二月红的夫人想办法治病,而是眼下这个局势不能明着来,得暗着来,要做到掩人耳目,那么就得瞒住更多的知情人,即便是二月红也是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张启山一直没有告诉二月红真相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这件事解释起来很麻烦,还有一方面就是这个局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因为只有这样,未来在收网的时候成功的可能性才越大!要知道这件事可不是为了他张启山自己,而是为了整个长沙!

“佛爷,话虽如此说来........但!若二爷意外撞破了这件事应当如何!?”尽管张启山想得很多,但在细细品味了这件事过后,张副官又想到了重点,低头沉吟了片刻后,随即开口说道。

他现在口中的“这件事”自然是指二月红夫人生病这件事!毕竟如今红府之中知情人也并不多,知道的那些人也都帮助夫人瞒住了二月红,导致二月红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夫人依旧健健康康的,每天他回到府中时,还依旧为他做一碗热气腾腾的面。

当然,这也是因为二月红夫人掩饰的很好,并且委托了所有人,让他一时之间根本看不出端倪。

再加上二月红时常也要忙自己的事情,所以才会一直没有遇到。

但这东西毕竟瞒不久,因为生病这种事情,熟悉的人迟早有一天肯定会看出来的,再加上这种病症身体也会支撑不住。

未来的某一天二月红一定会知道的,倘若在知道的时候,张启山他们的布局还没完成,那该怎么办?

这才是这件事最大的麻烦!

听到这里,张启山也下意识的眯了眯眼,因为他也想到了这件事情的麻烦之处。

除非这个局打乱重新布防,但如果重新布防之前所做的一切可就白费了。

而且,重新布防不一定会有这么好的一个局来引日本人和洋人上套。

因为这个局是当初苏凡替他们设下的,苏凡已经尽他所能想到了各种事情了,但这种细微的东西,他也不一定顾及的到,毕竟苏凡又不在长沙,所以这一点张家二人都理解。

但这对张启山而言,却是个很难的抉择!

把日本人和裘德考赶出长沙是张启山一直以来都想完成的事情!他更不会让矿山里面的东西落入日本人的手中。

但如今这局势就是,若未来的一天,二月红发现了这件事,前来询问张启山,或者是前来求药!那张启山是帮还是不帮!

这就是个重要的问题了。

且不管张启山手中有没有药!

现在他有一个期待点,那就是远在北平的苏凡!

但这个期待点,他们目前还没有确定,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苏凡是否可以治疗二月红妻子的病!

就假设苏凡可以治疗,那得在什么时候治疗才是最好的呢?这一点他们无法估计。

但想到这些事情都是以后可能会发生的,张启山的心中便是陷入了无尽的纠结。

他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了起来.......

一面是国家大义,一面是自己的同门兄弟

这个抉择......好难.....好难.......

看着张启山逐渐凝重的神色

张副官下意识的抿了抿嘴,随后上前一步,开口道:“佛爷!这件事我看我们还得再去一趟北平,问问苏先生才行!毕竟眼下的情况,都是我们自己的分析。苏先生不会医术,又或者真的精通医术,这件事,都会朝着各自不同的方向发展!但是在那之前,我们都得确定一件事,那就是苏先生是否算到了二爷夫人这件事!”

张副官的心中对苏凡也是佩服的,特别是他算无遗策的能力,自回道长沙之后,张启山和张副官就开始按照苏凡书信之中的情况开始进行秘密部署,就等着日本人落入大网之中,然后将他们连同裘德考一起连根拔起!

但此张大网需要世间,并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得了的,所以这其中可能会参杂许许多多的不可控因素!而二月红夫人这件事就是不可控因素。

为了不让之后的张启山为难,现在他们必须为这件事留一个后手,否则到时候真的遇到了这件事,他们会纠结的不行,甚至于影响到张启山和二月红的关系!!

因为谁都知道,二月红一心随人,只为自己夫人。

若未来的一天,他的夫人真的因为无法医治而死,而二月红又得知这件事张启山其实很早就知道了,那二月红和张启山一定会闹掰!这件事也一定会比想象中的更加复杂。

因此,对于现在二人而言,他们只能把唯一的宝压在苏凡的身上!

尽管苏凡之前已经帮过他们了,但是这一次,除了苏凡,他们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可以解此死局了........

听完张副官的话后,张启山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后,开口道:“且等这里的布置完毕之后,我们再想办法去一趟北平拜访苏先生吧!这件事,无论要多大的代价,无论要花多少钱!我都得替二爷办下来.........”

张启山的心中也下定了决心,无论未来如何,这手底牌也一定要留下。

哪怕自己辛苦也没问题。

毕竟今日二月红说出已经准备的资料时,张启山的心中也是非常感动的,也正因为如此,当时在梨园的气氛才会那么快缓和过来!

“那我尽快处理完这里的事情,随后再想办法搞到去往北平的车票!”张副官低下头,对着张启山拱手抱拳道。

“尽快吧.......”张启山点了点头,但是很快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道:“对了!苏先生信中还有一个事情需要我们去办,你明天替我去拜访一下九爷!就跟他说.........”

将身边的张副官叫到身旁,张启山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就见张副官的脸色微微一皱,片刻便是直起身来低头应了一声:“我知道了,佛爷,明日一早我就去拜访九爷!”

望着张副官的神色,张启山点了点头,随即摆手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些事儿想要单独想想........”

此刻张启山那略显纠结的神色也让张副官十分理解,他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

目光垂下

张启山伸手将不远处的文件夹从众多挤压中抽了出来,将其打开过后,从里面翻出了一张条子来。

将目光转移到上方的字符上,张启山仔细的打量了一圈过后,随即重重的叹了口气,沉声道:“但愿这一次,苏先生的计划可以天衣无缝!否则.......这事儿可就难办了.........”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