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七月十五!却有恶贼运货来!

“都说了让你不要乱来!”

“为什么不听呢!?”

夜空之下

一手握盏,一手背负

苏凡轻轻抬眉,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是千言难救作死的鬼啊。

这家伙还真当自己这院子里的风水格局是摆着看的,当那两头石狮子是死的啊?

之前这石狮子没有为难祝家大小姐乃是因为石狮子有灵性,知道这祝家大小姐身世凄惨,所以才没有为难她!但,并不代表这石狮子就没有镇宅能力了,玄武在上,狮子在旁,这是一个极其完美的二头狮子玄武兽,像这样的穷极厉鬼,又怎么可能踏足得了苏凡的地界?

莫要说攻击了,但凡这厉鬼敢踏入石狮子三米内的距离,都会遭到刚刚那道闪电的反击!

一次重伤,两次变回让其三魂七魄消散!

所以苏凡方才才会劝解他不要乱来,是真的让他不要乱来!

可是却被这家伙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他认为苏凡是在侮辱他,才会有了这番愤怒的攻击。

结果.........还是遭了罪!

若非那两边的石狮子手下留情,眼前的青面厉鬼,怕是再落地之后就已经烟消云散了,现在只不过是摧毁了他的鬼魂力,导致这家伙在无之前那般凶狠,阴气也没有之前那么强了。

浑身冒烟的青面厉鬼缓缓从地上立了起来,被当头一一击!他的脸上逐渐被凶狠所填满,那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正对着苏凡发出一阵阵的嘶吼!那周身的阴风再度席卷而起!

他似乎并不甘心,还想要继续对苏凡发动攻击!

“还来?死一次不够,还想再死一次是吧?”眯了眯眼,苏凡看向前方的青面厉鬼,脸色也瞬间严肃了几分。

这回他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苏凡脾气虽好,但也得分人。

像眼前这种穷凶厉鬼,他是自然没有耐心的。

话音落下

就见此刻,左右两边的石狮子忽然开眼

两双狮眼亮起了赤红色的光芒

红光闪动

在那两道石狮子的后方居然是缓缓升起两道狻猊的身影来,二兽凶神恶煞,霸气侧漏的站在苏凡左右两边,兽眼愤怒的望向前方的青面厉鬼。

这双头石狮子的现身,也让青面厉鬼的脸上立刻有了惊色,就见那红光照亮了整个宅门,使之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随着那金光后的两只石狮子表情越发的凶狠,那青面厉鬼也自知不敌,他的脸上开始浮现出了畏惧之色,再加上刚刚那一下也的确重伤了他,眼下也只咽下这一口气,张手一摆,化作一道绿烟消失在了原地........

待那厉鬼消失过后,两边石狮子的光芒也顺势暗淡了下来,方才那出现在苏凡身后的狻猊像也随之消散.......

抬头看了一眼前方已经离去的鬼影,苏凡将目光转向身边的祝家大小姐,随后道:“他已经走了!在我这里,你也不用怕,今日不要说他了,就算是鬼差来了也带不走你。有什么冤情,你就直说吧!”

........

黑夜之下

同为北平的南城地带

一个正在饮酒的男子忽然被怀里的震动感惊醒。

他当即放下酒杯,伸手从道袍中取出了一个人偶。

只见那人偶的正前方贴着一张黄符,上写“马文义,癸丑年12月15日生人!”

此刻,那稻草人的左胸口处正多出了一个窟窿,周身也冒起灰色的浓烟。

注意到这一幕,鬼三通当即站起身来,起身便是出了房门,来到院子里。

月光下

大院之中,一帮人正在搬运着货物,一个装束非凡,手戴玉扳指的中年男子正在指挥着面前的众多下人将一袋又一袋的东西扛上马车,嘴里还在不断的骂着,让他们小心,千万不要搞碎了里面的东西,不然他们赔命都赔不起!

低眉看了一眼手中的稻草人,鬼三通皱了皱眉,当即走向那人,上前一步拱手抱拳道:“马老爷!出了点事情.......请这边来一下!”

鬼三通的话,让马淮安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将目光转向面前众人,摆手道:“你们一个一个的,都快点装,别偷懒啊!”

说完后,他便随鬼三通来到了暗处。

“三通先生,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看着鬼三通那凝重的脸色,马淮安当即开口问道。

“大少爷的三魂七魄被被打伤了,祝家那丫头的去向我也感应不到了,我想,可能是有人在后面乱了我们的局!”鬼三通抬起手中的稻草人,表情严肃的说道。

“什么!?”马淮安闻声当即脸色一变,连忙追问道:“您的意思是说,那丫头的鬼魂,咱们掌握不了了!?”

这话一出,也让鬼三通沉下脸色,开口道:“我原本是打算将大少爷历练成青面厉鬼,用来镇压祝家那丫头的阴魂,让他不可在鬼节时乱窜,避免泄露了秘密,可没有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丫头的阴魂,我现在感应不到了.......”

“这........”马淮安鹰眼一震,立刻化作了愤怒,沉声道:“三通先生,您当时可是给我拍胸脯保证了的!用你那法子将犬子炼成厉鬼就可以永无止境的镇压祝家那丫头的阴魂,现在这计划落空了,若是这丫头返回人间,将此事告于别人又如何?”

显然,马淮安有些生气,因为今天晚上是关键时期,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也准备好了尸体,选择在这个鬼节人不多的时候,借尸运货!这原本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怎奈,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平日里马淮安将鬼三通养在身边,好吃好喝的招待者,现在他办的事情出了岔子,马淮安心中自然有些不高兴了。

听出了马淮安的情绪,鬼三通连忙道:“马老爷,您先别着急,就算那丫头逃脱了我们的掌控,但是之前阴婚仪式上,我用符水金针替她封了口,即便是她逃到人间,见到了人也说不了话,更何况,一个鬼说的话,怎么会有人相信呢?她现在的那副面孔,正常人看了,都会吓得转身逃跑的,所以,她不可能将咱们的秘密说出去!”

鬼三通的话让马淮安皱紧的眉头松懈了不少,但一想谨慎的他还是不打算就此算了。

“话虽这么说........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即便是他现在对我们造不成麻烦,也不能就此放任不管!你之前也说了,这种情况不是偶然,而是有人乱了我们的局,这样一来,留下那丫头的阴魂始终是个祸患!”马淮安咬着牙,那一双鹰眼之上闪过了一抹阴狠毒辣之色,他将目光转向前方的鬼三通,这个眼神,似乎是在暗示鬼三通!

“这.......毁掉那丫头的阴魂倒是不难,关键是,到时候如何跟祝家老爷交代!?”鬼三通摸了摸下巴,随即开口问道。

“祝家?哼........”一听这话,马淮安却是冷笑了一声,面上带着浓浓的嘲讽之色,开口道:“就姓祝样子你还不知道吗?见钱眼开,不顾亲情。到时候多给他一点钱就行了,只要这一次货物可以成功带出,咱们就可以转一大笔钱,到时候跟洋人的合作也会越来越大,出一点钱,买下那丫头的性命也不是第一次了,你还指望那姓祝的真是个好父亲啊?”

在他看来,祝老爷可以为了钱把自己的大女儿卖给他们配阴婚,就可以为了钱吧自己女儿的阴魂卖给他们。

这些不过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对于马淮安而言,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那都是小事情!

他也不信这姓祝的会因为自己女儿阴魂被打散这种事情跟他反目。

要知道现在马淮安可是掌握着祝家命门,如果不是他出资帮助祝家渡过难关,又带他一起挣钱发财,祝家怕是就得面临破产,自己怎么看都算是他祝家的救命恩人,按照祝老爷那个见钱眼开的样子,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女儿跟钱过不去?从而跟自己闹矛盾?

听完马淮安的话,鬼三通当即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道:“那我明白了,马老爷您且稍后,我这就开坛做法,除掉这个后患,随后,再起尸运货!”

y